草木的理想国(名家对理想国的评价)

admin 0 条评论 3 浏览 2021-03-02 15:09

世间万物皆名

博物学是一门综合学科,包括天文、地理、植物、动物、气象、地质。著名作家阿来的小说《空山》被列入自然史书名录,他还出版了《草木的理想国》等自然史书,可谓“作家中的自然史大师”。在阿来看来,一个作家的写作其实是在创造一个世界。世界是否丰富,可能和作家对世界的认识,经历,关心的事情有关。在北京师范大学首届南方文学论坛上,他以“博物学与我的写作”为主题,探讨了博物学与文学、博物学与人的关系。

中国古代人有自然历史的理想。例如,在古代汉语中,他们说他们应该“更多地了解鸟类、动物和植物的名称”。我们的祖先还发明了一个词:“从事物中去认识”。阿来说:“教授总是谈论如何成为一个男人。其实做人有很多方面,不仅仅是道德,还有我们与世界的关系。很多人谈国学,总是强调社会关系,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其实更重要的是人住在哪里。”

作为古典文学的深度爱好者,阿来认为,我们的诗文,比如《诗经》 《楚辞》,都有对植物的描写。“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,我们的诗歌始终与自然联系在一起,动植物作为投射情感的意象频繁出现在诗歌中”。他以杜甫的那句“孤鸟唱过悲情”为例:“平时鸟鸣婉转清脆,并不让人感到震撼,但杜甫的那句“孤鸟唱过悲情”就体现了离别之情。自然的东西出现在文学中,就会变成另一个形象,是形象,是投射。”然后,他提到了“符号”。他说从《爱莲说》开始,有这样一个形象,莲花就成了一个象征性的东西。最早的形象

当我们给自然界的植物赋予象征意义时,真实的自然在中国文化中逐渐萎缩。"例如,中国画总是以梅花和兰花为基础."在阿来看来,自然的存在要比这个大得多。他认为中国文学从《诗经》 《楚辞》发展到小说时代,自然越来越难见。“比如我们的四大古典小说。《水浒传》看不到自然,所有人都在战斗;《三国演义》是在更广阔的区域推出的,我们很难看到真实的地理或者人与人之间的斗争;《红楼梦》有一些花草,但大部分是人工花园。自然植物虽然也有出现,但都是人工园林环绕,最后人来人往。”

在西方文学中,则截然不同。阿莱年轻的时候,读过俄罗斯文学中的广袤森林。森林里有各种各样的树、花、水果和蘑菇。虽然没有赋予它们一些象征意义,但却给他留下了西方油画的印象。西方文学使读者能够客观地认识事物的美和事物本身。他认为这就是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的区别,尤其是欧美文学在处理自然植物上的区别。

西方人学习中国人赋予自然植物象征意义,但在关注自然方面,中国对西方文学的学习还不够。阿来,欧洲人一直有一个传统,就是努力去了解身边的事物,比如一块石头是怎么来的,动物是怎么来的,植物是怎么来的。首先,他们要建立一个动植物体系,对动植物有一个全面系统的认识。他们对整个世界充满了好奇。博物学家和考古学家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录下来,记住一些普通人似乎不在乎的东西。他们发现,苹果是某个地方的一种表象。当他们发现新疆吐鲁番的苹果发生了变化时,他们偷偷研究了不同的土壤和不同的气候对同一种植物的影响。“也许你会问,他是考古学家,他管这个?在我看来,他在学习上需要一些非功利的东西。 “

”中国文学之初,植物生机勃勃,越来越干枯,后来只剩下几株象征性的植物。“阿来哀叹,如果一个人身边的植物不超过十种,我们应该怕他。事实是,大多数人都处于这样一种对环境无知的状态。

阿莱曾经和一些旅行者一起爬山。他觉得他们真的是驴的朋友:背帐篷,背几十公斤的东西。”一旦他们爬山,他们只知道“爬山”。他们对路上的东西不感兴趣,几乎视而不见。他们也带相机,但主要是给自己拍照。看到我躺在地上,他们很好奇我在看什么。我说地上有生命,有花草,有各种质地的石头。“

阿莱不是专攻博物学,而是四处走走,用一双眼睛看一看,回去看书了解一些情况。他认为这对一个作家是有好处的。因为今天的中国人写小说,甚至散文,诗歌,大部分只能带读者进入一个无名的世界。他们很少写自然环境中的花、树、石、山峰的名字,只写“不知名的鸟儿在歌唱”。

这让阿来想起鲁迅先生的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:“绿油油的花坛,光滑的石井栏,高大的皂荚树,紫色的桑树,然后他写了蜈蚣和斑蝥。然后我写了植物。何首乌和木莲藤纠缠在一起。木莲有莲房之果,何首乌有浮肿之根,最后我写了覆盆子。“他让大家算了几个鲁迅写的昆虫和植物。他感慨道:“这才是真正的、基本的构图方法!"

《中国教育报》第4版,2019年5月24日

下一篇:关于想象作文(满分想象作文600字)
上一篇:非走不可的弯路作文(走过弯路的名人的例子)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